<ins id='ozqww'></ins>

  1. <i id='ozqww'><div id='ozqww'><ins id='ozqww'></ins></div></i>

    1. <tr id='ozqww'><strong id='ozqww'></strong><small id='ozqww'></small><button id='ozqww'></button><li id='ozqww'><noscript id='ozqww'><big id='ozqww'></big><dt id='ozqww'></dt></noscript></li></tr><ol id='ozqww'><table id='ozqww'><blockquote id='ozqww'><tbody id='ozqw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zqww'></u><kbd id='ozqww'><kbd id='ozqww'></kbd></kbd>

      <code id='ozqww'><strong id='ozqww'></strong></code>

        <i id='ozqww'></i>
        <dl id='ozqww'></dl>
        <acronym id='ozqww'><em id='ozqww'></em><td id='ozqww'><div id='ozqww'></div></td></acronym><address id='ozqww'><big id='ozqww'><big id='ozqww'></big><legend id='ozqww'></legend></big></address><span id='ozqww'></span>
        <fieldset id='ozqww'></fieldset>

          美國一教授跟女生網聊被認定性騷擾 扣9個月工資

          • 时间:
          • 浏览:8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的一起狗血的教授性騷擾案最近都被《自然》和《科學》雜志報道瞭。主人公奧特(Christian Ott)是加州理工學院的一位年輕天體物理學傢,他最近因遭到兩位女學生的“性歧視與性騷擾”指控被學校停職。

            奧特教授做瞭什麼?他不可自拔地愛上瞭他的一位女研究生克萊斯(Io Kleiser),還為她寫過86首情詩。

            最後,奧特擔心學生可能利用他的感情不好好工作寫論文而解雇瞭這名學生。就在教授糾結於對克萊斯的情感同時,他還和另一名女研究生薩拉(Sarah Gossan)傾吐自己對克萊斯的愛意,線上聊天保持21個月之久。最後,兩名女生忍無可忍,向校方舉報投訴此事。

          奧特教授的個人頁面

          加州理工學院

          明星教授被停職

            據悉,加州理工學院給奧特教授的處罰清單是:停發9個月薪水,這段時間裡他不得進入校園,他和博士後研究人員的交流要接受監控,在回歸校園前必須接受校方所謂“復職培訓”。

            當然不少人也對這般懲罰唏噓不已,畢竟奧特教授曾是學校的“學術新星”,年僅38歲就拿到瞭終身教職。奧特教授的個人網頁(http://www.tapir.caltech.edu/~cott/)顯示他是獨立研究員,獲得兩筆來自國傢自然基金的資助,其中包括一項傑出青年基金項目(NSF Career Award)。不過,校方沒有剝奪奧特教授在研究方面的權利。

            面對BuzzFeed新聞的采訪,奧特教授拒絕回應瞭大多數問題,表示此時不能對此事發表言論。不過,奧特教授否認自己背負著“讓某研究生被解雇”的責任。他說:“在加州理工學院,學生不會因為一個教職員工的決定就被解雇。當學生出現問題時,很多教職員工會介入其中,共同解決問題以確保學生利益不受侵犯。”

            但另一方面,兩名當事人,克萊斯和薩拉卻向BuzzFeed新聞坦言她們對校方做法感到失望,因為校方沒有開除奧特教授,而采取“復職”的方法允許教授繼續與學生共處。

          解雇瞭最心儀的女學生

            2012年,22歲的克萊斯來到加州理工學院,那時她既要應付繁重的課業,又要完成奧特教授佈置的研究任務。回憶那段日子,她說:“我就想喘口氣。”

            奧特教授也開始在深夜時和克萊斯聊些工作之外的內容,比如推薦克萊斯讀查爾斯·佈可維斯基,或是聽萊昂納德·科恩的音樂。但同時,奧特教授又會質問克萊斯為何不能在研究中投入更多時間,並質疑她的研究積極性與時間分配能力。

            2013年秋,克萊斯告訴學校領導自己不能和奧特教授相處良好。不久,奧特教授說要和克萊斯見上一面。據克萊斯的回憶,當時在咖啡店裡,奧特教授說他不想和她一起研究瞭,這意味著克萊斯必須再找一位導師來完成自己的研究生學習。

            突然的改變讓克萊斯措手不及。她根本沒想到眼前的導師對她有瞭特別的感情,隻能想到自己工作做得不夠。

            五天後,大約凌晨1點時,奧特教授給克萊斯發信息說:“在所有學生中我最在意你,但我失敗瞭”“我的問題是,我不想身處強勢那一方,但事實上我是”。

          向另一位女生坦述心跡

            與此同時,奧特教授也開始在網上和另一位女學生、23歲的薩拉聊天。據薩拉的描述,奧特教授坦言自己愛上瞭克萊斯。“之所以解雇克萊斯,是因為奧特教授擔心克萊斯會利用他的感情而不好好工作。”薩拉告訴BuzzFeed新聞說。

            有一年半多的時間裡,奧特教授不斷給薩拉發訊息,有時已深夜,有時他甚至喝醉瞭。他說起自己無法放開對克萊斯的愛,還談及過去的關系、與學生們的感情。

            薩拉也同情奧特教授,也會向教授傾訴自己的焦慮、暴食癥、男朋友。2014年1月,奧特教授寫給薩拉說:“我很開心我有這麼一個理智、能和我交心的女學生。”

            “你會因為我喜歡上自己的學生,認為我是一個陰暗的人嗎?”之後奧特教授還問薩拉,“我想我可能真的很容易喜歡上自己的學生。”

            就在這樣的對話後,薩拉開始感覺不對勁。她寧願在傢做研究,也不願意去學校實驗室。她開始把自己的聊天狀態設置為(奧特教授)不可見。

            而薩拉還感覺奧特教授對她的工作要求更嚴厲瞭。“當我說‘我做不到每周工作80小時’,他說那我就別想在學術圈混。”薩拉回憶說,“我來學校是為瞭做研究,他一步步讓我感覺自己毫無價值。”

            去年4月,薩拉開始意識到她和奧特教授關系惡化已經影響瞭她的工作和生活。在一次紀念愛因斯坦的會議上,兩人發生瞭爭執。兩天後,薩拉換瞭導師。大約一個月後,她向學校裡負責解決性別平等問題的第九辦公室(Caltech’s Title IX office)投訴瞭奧特教授。

            此時克萊斯也已換瞭導師,但一直因為被莫名解雇感覺沮喪。直到去年6月4日,克萊斯被第九辦公室的調解員叫去,並看到瞭奧特教授為她寫的86首情詩。

            調解員告訴克萊斯,她可以加入薩拉的投訴。於是,兩個女生當晚就碰面瞭。克萊斯給第九辦公室郵件說:“加上我的名字。告訴薩拉,我要瘋瞭,我將不惜一切代價。”於是,就有瞭後來教授被懲罰的故事。

            現在,克萊斯搬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繼續研究工作,薩拉則繼續呆在加州理工學院完成學位。而奧特教授呢,據說今年7月1日就可以回學校瞭。

            據《科學》雜志1月12日報道,其實加州之前也有高校教授性騷擾的案例。此前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天文學傢馬爾西(Geoffrey Marcy)被指控在2001年至2010年間曾性騷擾女學生,但當時校方僅僅給瞭馬爾西一個警告處分,以至於校方險些被口水聲“淹死”。最終,馬爾西還是自己辭職瞭。

            加州理工學院數理天文系主任菲奧娜(Fiona Harrison)對此評論說,此番加州理工學院采取瞭不同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措施,主動做出瞭正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