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24dbw'><div id='24dbw'><ins id='24dbw'></ins></div></i>
    <i id='24dbw'></i>

    <code id='24dbw'><strong id='24dbw'></strong></code>

  • <span id='24dbw'></span>
    <ins id='24dbw'></ins>
    1. <dl id='24dbw'></dl>
      <acronym id='24dbw'><em id='24dbw'></em><td id='24dbw'><div id='24dbw'></div></td></acronym><address id='24dbw'><big id='24dbw'><big id='24dbw'></big><legend id='24dbw'></legend></big></address>
    2. <tr id='24dbw'><strong id='24dbw'></strong><small id='24dbw'></small><button id='24dbw'></button><li id='24dbw'><noscript id='24dbw'><big id='24dbw'></big><dt id='24dbw'></dt></noscript></li></tr><ol id='24dbw'><table id='24dbw'><blockquote id='24dbw'><tbody id='24db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4dbw'></u><kbd id='24dbw'><kbd id='24dbw'></kbd></kbd>
      1. <fieldset id='24dbw'></fieldset>

            《殺死一隻知更鳥》作者哈珀李去世

            • 时间:
            • 浏览:36

              據《衛報》報道,美國當代最有影響力的作傢哈珀·李,已於位於亞拉巴馬州的一傢養老院中去世,享年89歲。這個養老院距離她在蒙洛維爾的傢隻有不到一英裡距離,1926年,哈珀·李出生在那。

              回想一年前,關於這位女作傢第二本小說《設立守望者》即將出版的消息震驚瞭全世界,各大主流媒體紛紛以突發新聞(Breaking News)的方式報道這一文化事件。

              這個卡波特時代的碩大海洋生物,從人們視野中消失五十四年後,在新世紀的第十五個年頭突然闖出海面,氣孔中噴薄而出蒸汽與水柱。新書的出版讓許多人重新開始回憶上世紀中葉那個美國文學的黃金年代。

              隻有極少數僅出版過一本書的作傢能夠享受這種榮譽,哈珀·李就是這種作傢。她寫於1961年的小說《殺死一隻知更年》自出版後經久不衰,在全球賣出 瞭超過4000萬冊,並給她帶來瞭普利策獎。同時,她與美國非虛構寫作的先驅杜魯門·卡波特的友誼也成為關於那個時代的遙遠傳說而受人津津樂道,後者的才 華照亮瞭1960年代的文壇。

              《殺死一隻知更鳥》取材於1930年代一位白人律師為遭到誣陷的黑人辯護的故事。這部作品給她帶來瞭巨大的財富與聲譽,改編而成的同名電影在第25 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連奪三項大獎。其後,哈珀·李激流勇退,從所有讀者的視野裡消失,以“文學隱士(a literary recluse)”的身份悄然度過54年。

              晚年的哈珀·李年因中風從紐約搬回蒙洛維爾,2011年,在一次對傢中保險櫃的清理過程中,《設立守望者》的手稿被一位名叫湯賈·卡特(Tonja Carter)的律師發現。

              自從2015年2月3日新書將在夏天被出版的消息公開後,預購版《設立守望者》便開始雄踞亞馬遜暢銷書榜首的位置。7月20日,哈珀·柯林斯出版社 (HarperCollins)宣佈,首印200萬冊的《設立守望者》上市一周內已經在美國和加拿大售出超過110萬本,成為出版社有史以來銷售最快的 書。

              哈珀·李的第二部小說實際寫作時間早於《殺死一隻知更鳥》,它所講述的故事則與創作年代更為接近的1950年,這兩部小說中的主角均是同一批人。在 《設立守望者》中,女主角從紐約返回傢鄉,震驚地發現自己的老父親、《殺死一隻知更鳥》中的英雄律師阿提克斯·芬奇(Atticus Finch)已經轉為一名懷抱偏見的種族主義者。

              書中,當父女倆討論起有關黑人的投票權時,阿提克斯回答女兒:“這兒的黑人還處於幼兒階段,他們還沒有做好投票的準備。”

              這種人物設定上巨大的反轉,使得許多讀者在購買第二部作品後感到難以接受。一個五十年來一直被視為黑人平權運動在文學上的象征的人物形象,被作者親 手推倒。憤怒的讀者將其視為一場長達半個世紀的欺騙。這也使得《設立守望者》盡管取得瞭商業上的成功,卻獲得瞭多得多的負面評價。

              去年7月,第一個重新發現手稿的卡特律師在《華爾街日報》上撰文講述她與手稿的故事,並暗示第三本小說的存在。這個消息使得喜愛哈珀·李的讀者再次感到激動,畢竟,這位著述稀少的作傢已在耄耋之年,且時常受到中風困擾。

              六個星期之後,珍本專傢 James S。 Jaffe否定瞭這一可能。也許,哈珀·李的文學故事的確到瞭“到此結束”的時刻。